“各处都能用”的字体Helvetica有了新样式

图片来自its nice that

据The Verge,被广泛使用的Helvetica字体被重新设计,现在有了新样式“Helvetica Now”。在新字体系列中,Helvetica字体中近4万个字母、符号、编码等都被重新绘制;为了适应不同的阅读场景,在字体的形态细节、粗细、斜正和尺寸上都提供了更多选择。

Helvetica的新字体“Helvetica Now”

就算你不熟悉Helvetica字体的名称,也一定在哪里见过它。它是一种用于拉丁字母的无衬线字体,诞生于1957年,在当时的使命就是“能表达各种信息、能在各处使用”,让观者、读者专注文字所表达的内容,“字体像是透明容器”。它看上去毫无装饰性、但是能简单快速地传递信息。

在诞生之后,它出现在新闻标题、商标上、公交系统中。熟悉的案例有纽约地铁中的标识上,还有无印良品、微软、德国汉莎航空的商标上;iOS7和iOS8的系统预设字体也是Helvetica。

汉莎航空的logo

3M的logo

微软的logo

它在一定程度上是极简主义美学的代表。《纽约时报》曾经发表过一篇名为《Helvetica是如何接管地铁》的文章,讲述了这种字体在纽约地铁的故事。Helvetica在1960年代作为通用字体的代表开始逐渐在纽约地铁中使用,原因是便于识别、简单易读。但改变不是瞬间发生的,逐渐替代掉的有20世纪初古典主义的装饰、后来由Squire J. Vickers设计的拼贴马赛克墙壁上分类不清晰的字体。

纽约地铁标识

人们阅读习惯的改变是字体演进的最重要原因之一。1957年版的Helvetica字体在1983年时曾被重新设计,有了“Neue Helvetica”字体,因为字体的载体从金属、影像,开始更多地向数字化的荧幕上扩展。当时的改变包括增加了字体粗细、斜正的选项;调整高度,使它们无论粗细看上去都一样高等。这些都是为了让字体承载的文本更加易读。

不过,现在回头看,Neue Helvetica确实有些过时了。就以字体的尺寸来说,当时Neue Helvetica只对一种视觉尺寸(optical size)的字体进行了数字化。这导致无论是广告牌上的大字、还是手机屏幕上的小字,形态都一致,没有针对大字或小字修改字的样式。如果把Neue Helvetica打印在一个烟盒上,上面的小字也不会有较粗的笔画和较厚的衬线,可能不那么好识别;如果是在报纸上,Neue Helvetica没有一个稍微纤细的版本,这可能导致报纸上的字看上去格外厚重,因为墨水在纸张上会略微散开。

这就是为什么35年后的今天Helvetica字体仍需要改进的原因,毕竟35年前没什么人用电子书和手机阅读,广告牌的材质、样式也都发生了大变化。针对光学尺寸的问题,新的Helvetica Now提供了适应三种尺寸的选择,分别是“文本(text)”、“显示(Display)”和适应更小尺寸的“微型(Micro)”。就像我们期待的那样,适应印在小物件上的“微型”字母会更粗、厚,形态更宽、字间距也更大,成了一种小字阅读友好字体。

三种光学尺寸的字体

“微型”字体的段落,图片来自monotype

“文本”字体的段落



本文标题:“各处都能用”的字体Helvetica有了新样式
本文链接:https://www.zjnewsw.cn/zbzx/052413N20191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