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题图说明:“克劳德-亨利-索巴克珍藏莱俪Lalique珠宝”拍卖专场作品

题图来源:苏富比

12月17日,巴黎苏富比举行了“克劳德-亨利-索巴克珍藏莱俪Lalique珠宝”拍卖专场,藏家克劳德·亨利·罗杰·索巴克(Claude Henri Roger Sorbac)搜集的39件前卫艺术设计师莱俪的精美作品于拍场亮相,这些作品曾在世界各地多次大型展览中展出,并在众多书籍和目录中被提及,涵盖珠宝、金饰、插画、雕塑、器皿等多个门类。

拍品中较受关注的是René Lalique于上世纪初(1903年至1905年)制作的“象牙配牛角、珐琅彩及钻石Cattleya发梳”,作品灵感来源于卡特兰花(Cattleya),象牙雕刻卡特兰花镶嵌在牛角发梳上,兰花叶上饰有plique-à-jour(空窗珐琅)和圆形切割钻石,作品成交价为738,500欧元,是本场拍卖中成交价最高的拍品。全场39件拍品悉数拍出。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象牙配牛角、珐琅彩及钻石Cattleya发梳

图片来源:苏富比

莱俪珠宝的艺术性使其作品屡屡拍出高价,同时赋予了珠宝以更高的艺术价值。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古代及现代珠宝部主管Evelyne Possémé指出:“仰赖René Lalique、Henri Vever(法国杰出珠宝设计师)和Georges Fouquet(法国珠宝设计师)等设计师的努力,珠宝成为了新艺术运动时期最大的艺术成就。”中国知名珠宝藏家张霏亦表示,“Lalique将珠宝带到了与绘画、雕塑相同的艺术地位。”

古董珠宝的人文价值自带艺术属性

莱俪以独特的个人风格焕发了珠宝的艺术光芒,而珠宝的艺术性在古董珠宝中已经有所体现,藏家张霏表示,“现存最悠久的珠宝品牌已有超过四百年的历史”,不论工艺还是人文精神都具备着极高的艺术属性。在今年秋季拍卖场上,古董珠宝亦闪闪发光。澳大利亚珠宝行Imogene Antique & Contemporary Jewellery创始人Kathryn Wyatt表示,“古董珠宝一直都有追随者。”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约瑟芬皇后的“玉髓、珐琅项圈(Chocker)”

图片来源:PHOESER馆藏

佳士得香港2021年秋季拍卖共录得成交总额38亿港元,珠宝部成交总额高达4.98亿港元;2021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仅“瑰丽珠宝第一部分”成交额就达3.893亿港元,在纽约苏富比秋拍“瑰丽珠宝”专场中,蒂芙尼Tiffany的吊坠项链以起拍价36倍的价格成交;伦敦苏富比秋拍中约瑟芬皇后的皇冠、Chocker项圈均受到众多藏家关注,其中“红玉髓、珐琅、黄金皇冠”以450,600英镑的价格成交,“珠宝的设计和它背后的文化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张霏如是评价。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约瑟芬皇后的“红玉髓、珐琅、黄金皇冠”

图片来源:苏富比

古董珠宝背后的传承有序与工匠精神使得珠宝以极高的人文价值受到欢迎,拿破仑第一任妻子约瑟芬皇后(Empress Joséphine Bonaparte)的“黄金、浮雕和珐琅皇冠”制作于两个世纪以前(约1805年),张霏表示“这件拍品不仅传承有序,且曾经长期在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作为展品展示”,英国珠宝专家Geoffrey C. Munn所著的“Tiaras——A History of Splendour”(译:《头饰:辉煌的历史》)对这件作品亦有详细描述,现如今这件作品已经成为PHOESER霏色艺术空间的馆藏。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约瑟芬皇后的“黄金、浮雕和珐琅皇冠”

图片来源:“Tiaras——A History of Splendour”(译:《头饰:辉煌的历史》)著作

根据“Jewellery The International Era 1789-1910”(译:《1789年至1910年,珠宝的国际时代》)第一卷记载,皇冠为那不勒斯王后卡罗琳·波拿巴所有,并在之后赠予了拿破仑·波拿巴的第一任妻子——约瑟芬王后,皇冠上的宝石可能是卡罗琳·波拿巴从罗马的工匠处获得,随后由卡罗琳·波拿巴或是约瑟芬皇后交由巴黎的珠宝商完成镶嵌工作。根据苏富比拍品介绍,皇冠由第一代哈伍德伯爵Edward Lascelles长子Beau Lascelles从约瑟芬皇后处继承,之后传给她的外甥女Granville Edwin Lloyd Baker夫人,并在这一家族中代代传承至今,传承情况均有详实记录。

古董珠宝的工艺亦是其受藏家喜爱的重要原因,澳大利亚Leonard Joel拍卖行估价部门主管Caroline Tickner指出,“珍贵的古董首饰的价值从根本上说是基于美感、工艺和稀有性......而且19世纪珠宝商采用的制作工艺现今濒临失传”。正如约瑟芬皇冠上的5颗椭圆形玛瑙及水晶浮雕是由工匠手工雕刻,张霏表示,如今的多数雕刻是采用机器制作,“但审美的变化以及机器的过高转速使得当代的玛瑙与水晶雕刻与过去产生了明显区别”,过去皇室工匠完全依靠手工雕刻,他们需要追求的是工艺的极致,且工匠本身亦具备足够的艺术修养。此外,过去的贵族追求珠宝的唯一性与艺术性,这些都使得流传至今的古董珠宝作品既有艺术属性,亦饱含工匠精神,从而在拍卖市场上倍受藏家认可。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约瑟芬皇后的“黄金、浮雕和珐琅皇冠”

图片来源:PHOESER馆藏

美国售卖古董作品的奢侈品电商网站1stdibs编辑团队及美术团队负责人Anthony Barzilay Freund表示,“珠宝像家具或是美术作品一样,知名品牌的作品往往最能保值,甚至品牌可以为作品增值。”以蒂芙尼的拍品“黄金镶蛋白石及翠榴石‘美杜莎’吊坠项链”为例,这件美国珠宝设计师Louis Comfort Tiffany在上世纪初设计的作品估价为100,000美元至200,000美元,最后成交价高达3,650,000美元,张霏表示,“这件作品的超高成交价不在于宝石本身的贵重,而在于其独特的精神属性”。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蒂芙尼Tiffany的黄金镶蛋白石及翠榴石“美杜莎”吊坠项链

图片来源:苏富比

根据拍品介绍,这件拍品是Louis Comfort Tiffany设计的最早的珠宝之一,作品的自然主义与精湛的工艺是当时时代风格的展现;与此同时,张霏表示,“品牌的高级珠宝与古董珠宝的设计是有关联的,很多时候(设计)是沿用的”,这件上世纪的艺术作品对品牌现如今的高级珠宝设计依然有深远影响。在张霏看来,“有精神属性的物品自有其价值,且永远不会被埋没”。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蒂芙尼Tiffany的黄金镶蛋白石及翠榴石“美杜莎”吊坠项链

图片来源:苏富比

澳大利亚珠宝店Keshett珠宝专家Marlene Crowther表示,“古董珠宝是对无畏、创造力和美丽的颂扬。”对张霏而言亦是如此,她认为“具有顶级美感的古董珠宝是全人类共通的精神财富,值得我们学习与继承”,而在美感之外,古董珠宝亦是“无穷尽的精神宝库......里面有文学故事、哲学思想、宗教信仰,几乎可以包罗万象”。

莱俪引领珠宝创作独特艺术之美

Louis Comfort Tiffany设计的“美杜莎”吊坠项链已经可以窥见新艺术运动时期(约1890年至1910年)的风格,这一时期的珠宝产业经历了大的革新,以莱俪为代表的珠宝艺术家不再囿于传统材料与样式,而是以更前卫的视角为珠宝设计加入许多新元素。莱俪曾经表示“追求美比炫耀奢华更有价值”,因此在这一时期,他创新性地将玻璃、玳瑁、龟甲、象牙、兽角等材料结合钻石、宝石和黄金等传统贵重珠宝材料,同时融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创新制造手法,创造出独特的珠宝艺术之美。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莱俪设计珐琅和钻石夹“夜蝴蝶”

图片来源:苏富比

强烈的自然主义风格也是莱俪珠宝设计的重要风格,无论是女性、鸟类、鱼类还是植物,都被他以新的方式重新诠释。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Cleveland Museum of Art)称他为“大自然的珠宝商”,“作为新艺术珠宝的主要力量,他的作品在原创性、工艺和材料方面都无与伦比”,珠宝藏家张霏说道。

对张霏而言,莱俪的艺术作品亦是霏色(PHOESER)艺术空间中不可错过的藏品。在收获René Lalique橄榄石及珐琅戒指后,张霏表示,“这件1900年的Lalique的作品是一件艺术品”。戒指主石采用橄榄石,宝石上刻有荷包牡丹状(学名:Lamprocapnos spectabilis)凹雕,因其形似滴着鲜血的心脏,因此早在1900年就有童话将此植物与母爱相连。看到这枚戒指时恰逢母亲节,张霏称,“这不仅是一件艺术珍品,也是送给自己的母亲节礼物”。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René Lalique橄榄石及珐琅戒指

图片来源:佳士得

宝石雕刻工艺是其吸引张霏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张霏解释称,“虽然雕刻是René Lalique作品的特色,但他的众多雕刻作品均以玻璃为原材料。相比之下宝石硬度极高,以当时的生产力,完成一件宝石凹雕需耗费数倍甚至数十倍于今天的工时”,在工艺之外,“内在的沉静的内核”也为戒指的艺术性增添了更多含义。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René Lalique橄榄石及珐琅戒指

图片来源:PHOESER馆藏

佳士得专家团队在《专家指南:新艺术风格珠宝》一文中指出,“原创理念、创新材质和截然不同的设计原则,造就了当时全新的珠宝风格”,首饰开始采用与高级珠宝商不同的媒介和材料来塑造作品,“材质的固有价值变得次要”;与此同时,作品本身的创新性成为了设计师的设计重心,19世纪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大多受既有传统束缚而缺乏创新精神,直到新艺术时期,艺术家才摆脱束缚,“新艺术主义设计师积极向大自然取材,创造出更多自然灵动的形态”,珠宝设计的艺术性成为重要的设计风格。

艺术珠宝正在被“高”估

在莱俪之后的众多珠宝艺术家以形态各异的作品传承并丰富着艺术珠宝这一品类,并使得艺术珠宝在拍卖市场上维持着超越其物质价值的成交价。

美国艺术珠宝专家、《美国珠宝与反主流文化》(In Flux: American Jewelry and the Counterculture)作者Susan Cummins表示,“艺术珠宝作品的价值来自于它们的想法或制作它时的技巧”。以珠宝艺术家陈世英(Wallace Chan)为例,其独创的“世英切割”技术利用切割改变折射角度,实现重叠影像;为了提升佩戴舒适度,陈世英创新性的用钛金属为骨架制作珠宝,而所有的技术在陈世英看来都是为了使珠宝“成为精神、情感、工艺的载体”。

对工艺极致的追求亦使陈世英作品在拍卖市场上屡拍高价。在今年香港佳士得“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秋季拍卖中,陈世英创作的2.81克拉有色蓝宝石及钻石“翩翩——美梦如华” 胸针再度拍出高价,成交价高达3,125,000港元。保利香港拍卖行曾评价他称,“(陈世英)将自然的造化以自己的无限想像与生命体验催生变幻出无与伦比的美艳作品,成为艺术与珠宝相结合的惊世作品。”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2.81克拉有色蓝宝石及钻石“翩翩——美梦如华” 胸针

图片来源:佳士得

英国作家Melanie C Grant在其所著的《梦寐以求,高级珠宝的艺术与创新》(Coveted: Art and Innovation in High Jewelry)中提及美国珠宝艺术家乔尔·亚瑟·罗森塔尔(Joel Arthur Rosenthal,以下简称JAR)时,称其“在珠宝颜色、比例和材质上的处理改变了许多设计师对创作的理解”。

珠宝藏家张霏也一直非常欣赏JAR的作品,回忆起PHOESER馆藏中JAR设计的缅甸无烧红宝石戒指时,张霏表示,“缅甸无加热大克拉红宝石非常罕见,其颜色、晶体、火彩综合分非常高,是PHOESER馆藏中非常珍贵的藏品,加上珠宝设计大师的加持,无疑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精品之一”。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PHOESER馆藏JAR设计缅甸无烧红宝石戒指

图片来源:PHOESER馆藏

美国珠宝杂志JCK Magazine主编Victoria Gomelsky表示,“近年来,博物馆策展人、收藏家和画廊主理人掀起了关注艺术珠宝的浪潮,更不用说不断增长的二级市场,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新市场。”而艺术珠宝的购买者并非典型的珠宝买家,美国艺廊Sculpture to Wear创始人Lisa M. Berman称,“我的客户对时尚或潮流并不感兴趣”,这些艺术珠宝购买者不是在为珠宝买单,而是在为珠宝的独特性买单,“他们富有且经常旅行,他们希望用一件珠宝传达语言无法表达的信息”。

美国著名珠宝艺廊Sienna Patti Contemporary创始人Sienna Patti则将艺术珠宝背后的推动力解释为对真实性的追求,她观察到,“年轻一代想要一些感觉真实的东西......购买批量生产的物件不够有吸引力”,因此这一类人转而购买非大批量生产的艺术珠宝。

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JAR设计“三色堇”铝制耳环

图片来源:佳士得

英国商业及文化杂志Monocle意大利站记者、《纽约时报》撰稿人Laura Rysman表示,“无论是用黄铜还是传统珠宝中的贵重黄金和铂金制成,艺术珠宝改变了这些材料原来的规则,它的价值不是来自昂贵的材料,而是来自作品概念的文化价值和创作者的声誉,就像艺术本身一样”,这样的文化价值使得艺术珠宝区别于其他珠宝品类而散发光芒。

正如张霏所言,“珠宝的精神价值,在于珠宝的设计和工艺。所以我会收藏玻璃制成的微马赛克作品,喜欢玛瑙雕刻的浮雕与凹雕。宝石再大终有一价,而人类的精神无价,这些材质并不昂贵的珠宝里,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转载自财联社品见频道  作者:方恒博)



本文标题:艺术珠宝蕴藏着人类对于精神价值的永恒追求
本文链接:https://www.zjnewsw.cn/zbzx/0121250520222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