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昆:别把设计当回事

采访戴昆的那天,北京阳光晴好。上午的太阳通过戴昆办公室的大窗照进来,投射在长长的工作桌的一角——这一角,就是戴昆的办公桌。戴昆穿着红色的格纹马甲,左耳戴着一枚很大的钻石耳钉。“可能年龄越大也就越放肆了,现在我一直就穿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这样会很有安全感。”

天晴、气朗,听戴昆侃侃而谈。

——A型血处女座的设计师——

“我是一个很典型的A型血处女座”

当得知自己是A型血的时候,戴昆还挺郁闷的,“据说B型血的人更有艺术感觉。”但后来,他慢慢意识到,天分不是最重要的。“在设计领域,我一定不是那种特别有天分的、出类拔萃的设计师。但有些设计师可能很有天分,却与社会隔绝了。我喜欢和社会连接紧密,和劳动人民在一起。

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时,单位里会蹬三轮的没几个,戴昆就是其中一个。上大学的时候学会蹬三轮,工作闲暇的时候,他就陪着那些供应所晒图的师傅一起搬东西。“有人觉得建筑师就是特别崇高的一个职业,有的可以做有的不应该做;但我自己比较放松,听郭德纲,吃个炸酱面就很开心了。

同时,戴昆还是处女座。“特别是对别人要求完美主义,对自己的要求其实没有那么高,所以和我共事的一些小伙伴压力还挺大的(笑)。”在创基金之中,十个创始人里面有四个都是处女座,“可能在做事态度上确实会有一些不同。我A型血和处女座的特质都有,是吃苦耐劳型的。

——看过传奇 便不奢求成为大师——

“那是一个非常精英的环境,它完全改变了我对这个社会和这个行业的认知”

戴昆自认为能够走上设计之路,有一定的运气成分在。考上建筑系,学了设计,毕业时刚好赶上学校实行“双轨制”(既分配工作和也可自行找工作),戴昆就成为了第一批去“找工作”的人:“当时我就想要自己去找工作,有种恶狠狠的想闯荡一下的心态。

凭着实力、努力加上运气,戴昆终于好事多磨地进入了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从现在来看,当时这个举动完全改变了我的一生”。这一人生转折点给了戴昆很大的启示,直到现在他也一直主张:“年轻的学生毕业后要尽可能去一个自己能进去的、最好的、最正规的单位,不要看收入、待遇等东西。环境之间的差异是非常大的,完全能够改变人的一生。

由于戴昆去设计院报到的早,被临时安排在在人事处帮忙整理资料。在整理档案的过程中,戴昆在设计院涵盖半个中国建筑设计史的丰厚史料中,收获了很多特别的故事和思考。他仍然记得,翻到过一张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老照片,上面的女士身着短猎装、长筒靴,相当英姿飒爽。人事处的前辈告诉戴昆,这是一位极其优秀的女建筑师,曾是莱特事务所的合伙人,建国后想投入祖国建设,就回国来到了设计院工作;还记得翻到了一位老先生的照片,老先生相貌平平,看起来并无特别。但人事处的前辈又告诉他,这位先生年轻时曾参加一个重大的建筑竞赛并拔得头筹,由此一位外国公主爱上了这位先生,并且坚持要嫁给他……

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一段动人的故事,这些故事也许都没有“然后”,但都透着浓重的传奇色彩。故事的主人公们通晓多国语言、文化底蕴厚重,探索他们的故事是一个深不见底的过程。“这些大师的人生经历很多都相当传奇,可以说那是我就放弃了所谓的‘大师梦’,是因为已经见识到太多的人,他们甚至在当时都不算是“大师”,但他们知识储备之大、能力范畴之宽,在今天这个浮躁的社会中,我们花再多时间也达不到那个程度。

我很感激曾经在那样一个环境学习和成长,让我分辨出学术上专注和浮躁,是怎样不同的状态。

——别把设计当回事——

“你表现得太认真,看上去就不像个天才了”



本文标题:戴昆:别把设计当回事
本文链接:https://www.zjnewsw.cn/ssrw/0520135920191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