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井宇:平民设计 日用即道

“奶奶辈用过的东西,他们的生活方式,在今天看来还是很羡慕与向往。”

——————

在见到他的第一眼,你一定不会相信,原来眼前的这位建筑大师以前竟是“游戏之子”。到底是什么使得梁井宇从痴迷的电子世界渐渐转型走入建筑世界,从对科技未来的极致追求演变于平淡现实里的传统认知.....

梁井宇,2016年第15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北京场域建筑工作室的主持建筑师。最初因数个艺术空间项目的获奖而知名。之后受美国《庇护所》一书影响甚大,并将之翻译在中国出版。2010年前后开始信奉佛教。随后三年期间,任北京中心区域大栅栏历史保护区的总规划师,主持策划大栅栏的保护与复兴规划工作。北京建筑大学ADA研究中心的教授,清华大学设计导师。代表作品包括:北京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上海民生银行美术馆、北京無用生活体验空间等等。

——目标·对技术的极致追求——

我们还能有什么样新的手段与材料解决传统的建筑问题。

从温哥华回国后,梁井宇并没有着急完全投身于建筑行业。2000年至2002年期间,他曾作为电子艺术家为电子艺界(Electronic Arts) 游戏公司设计游戏产品。“可以这样说,我做电子游戏那会儿是我对技术最痴迷的年代,因为我觉得建筑都还不够新、不够未来,更未来的肯定是虚拟的世界。那个时候我应该是到达了对技术和未来追求的顶峰。”可也正因如此上,在对技术的探索上很快便遇到了瓶颈。

他发现技术世界里有许多和现实生活完全脱节的部分:没有重力问题、排水问题、刮风下雨等等问题的困扰,这不再是一个可预见的真实未来,它终究是虚拟的。虚拟世界越是强大越是无所不能,就越加深了梁井宇对虚拟未来的怀疑,渐渐地,他放眼于现实,其建筑兴趣变得清晰起来。

“真正的未来必须是坚实地构建在现实的一砖一瓦之上。中国的建造技术在历史上一直领先,落后于西方是在近代,对方发现了混凝土、钢材、玻璃之后。中国的建筑师需要补课,我们现在所有的建造技术和材料都来自于西方。所以我回国的第一阶段,就是想我们还能有什么样新的手段和材料解决建造问题。”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回国后,梁井宇大概花了五六年的时间在传统材料新工艺和新技术的探索上,这一步走得既艰难又坚定,这也是离开虚拟世界后自己所走得第一步。他相信最新的技术与材料一定能让当下的环境品质得到明显提升。

——转变·认知建筑之本——

技术不一定要向前看,很多已有的东西可能也没有吃透。

在外人看来,如果非要用一个词去定义梁井宇,那么有些人会说“未来的探索者”,有些人会说“技术极致的追求者。但如果让梁井宇自己去贴标签,他却说他会是一个回归中国传统的人。

这个转变的契机其实源于08年的5.12汶川大地震和之后日本的311大地震。这两场大灾难对建筑师的震撼都是空前的,可以说是打碎了建筑师一味向前的梦想——‘我们的建造一定比过去的好’。这也使得梁井宇开始思考建筑师的实践到底对这个社会有多少意义。“其实地震后我去过四川,试图做一些震后工作,却发现建筑师在没有消化建造技术的情况下盲目地创新是多么的无意义。

四川震后的那段时间,梁井宇参与翻译了一本小册子,是由美国与智利工程师合作出版的一本有关防震抗灾的手册。由于智利在5.12之前也发生了一场大地震,这本手册就很快被推广出来。经过梁井宇细心研究翻译后发现,里面提到的很多方法是中国农民在盖房时都可以运用的,不需要专门的工程师或建筑师参与。当地农民房垮塌严重主要是由于没有采取任何抗震措施。



本文标题:梁井宇:平民设计 日用即道
本文链接:https://www.zjnewsw.cn/ssrw/0512134520191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