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竣淞:设计是面镜子 看得见自己 也看得到社会

  杨竣淞,开物设计设计总监,iF设计奖、Red Dot设计奖、A’DesignAward白金奖、金点设计奖、台湾室内设计大奖、香港亚太室内设计大奖、日本JCD BEST100获得者……

  以上这些都是属于杨竣淞的“标准版”介绍,但他与我而言,亦师亦友,亦或是镜子。

  可以说,杨竣淞是我初入行时接触的第一个设计师,初见他是在一次内装设计大赛的活动上,在此次正式访问他之前,我们也仅仅停留于第一次的萍水相逢,可初见时的那场演讲,让我深深的记住了这个人。

 杨竣淞

  2007年创立开物设计,以灵活的文化符码,营造出空间的价值与深度,重新诠释空间,成功突破单一手法的惯性设计。结合经营模式,检讨创造出更有创意与营利价值的商业空间。近年获得 TAIWAN TID AWARD 与香港 APIDA AWARD 亚太室内设计大奖等殊荣,2013 年更荣获 TAIWAN TID AWARD 新锐设计师大奖。


代表作品

林茂森茶行

台湾Ppaper办公室

台北ANS总部办公室

808

家傢酒

福州米乐星


 

  提笔写下这篇文章之前,我还在微信上跟他聊,我说再一次回看之前的采访对话,感觉好像在照一面镜子。在镜子中,能看到自己,也能看到这个社会的过去以及那些从未涉足的角落。而对他来说,设计是他的镜子,让他看得见自己,也看得见世界。


冥冥之中 走上设计之路


  很多人都说,做设计是一件很苦的事情,为此我也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动力让设计师们为之坚持?

  采访杨竣淞时,我再一次抛出这个问题,他的答案让我有一点小小的意外:“因为我只会做设计。”他说出这句话时,表现得尤为淡然。可设计对他来说,虽不是必然,却是冥冥中注定好的。

  都说人生如戏,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起初,没有考上高中的杨竣淞选择了去念了室内设计。“为什么念室内设计呢?因为这个名字听起来比较好听。”可命运总是喜欢与人开玩笑,三年后的他还是错过了上大学的机会,所以他只能选择去念南部大学的夜间部,而他唯一能报的科系只有室内设计师。就这样,他不知不觉念了十一年的室内设计。“等我毕业出到社会时,突然发现一件事,我只会做设计,所以我必须要做好它。”

  我问他,后悔吗?他直言不讳的告诉我,“常常蛮后悔的,因为太累了”。杨竣淞真的是一个很敢说的人,其他人往往面对这个问题时,标准的回答应该是“因为热爱,所以不后悔”。当我听惯了那些通用的回答时,再听到他的回答,让我对这个人又多了一份好奇。的确,杨竣淞在这个问题面前表现得很坦然。“我们是一直不停地伤心,又有成就感,又伤心又有成就感,很矛盾。”


骨子里的文化人


  他是设计师,也是个实打实的文化人。原本,我想和杨竣淞聊聊设计,而他却和我聊了很多的文化。的确,如果杨竣淞不谈文化,那他就不是杨竣淞了。正如初见时的那场演讲中,他说“所有人都说台湾的文化保留得好,只不过是别的地方将文化毁坏得更严重罢了。”若没有这句话,或许我不会记住这个人。

  最近我听到了太多关于城市文化的传承与创新,我问杨竣淞,关于这个问题,他怎么看。结果,他一如往常,语出犀利。“我们很多人其实并不是真心想要保护文化,可是我们却在大张旗鼓的宣扬我们在保护文化,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本文标题:杨竣淞:设计是面镜子 看得见自己 也看得到社会
本文链接:https://www.zjnewsw.cn/ssrw/022Q14620191146.html